中文 | English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新华社北京9月26日电新华社26日受权播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这

字体大小AaAa

董事长致辞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主办的“与改革开放同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智库论坛第四场——中国的财税体制改革之路”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等多位专家就我国财税体制改革40年历程进行了回顾总结。与会专家表示,我国财税体制改革已经进入了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财政现代化新阶段。

财税40年顺应改革大潮

高培勇指出,中国的改革开放从经济体制改革起步,逐步扩展为覆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各领域的全面深化改革。40年来的中国财税体制改革,正是顺应这一改革大潮,逐步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相匹配的财税体制演化的过程。

在高培勇看来,在财税体制改革方面,出现了一系列大不同于以往的深刻变化:从适应和匹配经济体制改革到适应和匹配全面深化改革。从立足于经济领域到立足于国家治理领域。从追求“性质匹配”扩展至“现代化匹配”。

而这些变化,标志着在初步实现“财政公共化”的基础上,与全面深化改革进程相伴随,我国财税体制改革进入了财政现代化的新阶段——建立现代财政制度。高培勇说,从这个意义上讲,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同构建公共财政体制框架一脉相承,其实质是推进建立在财政公共化基础之上的财政现代化。

“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回顾40年改革长路,是什么在推动中国财政改革?其深层逻辑又是什么?我们发现,防范和化解公共风险是财政改革的原动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论坛上指出,财政改革往往不是在先见之明的制度设计基础上进行的,而是在公共风险暴露与加剧时,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刘尚希指出,在改革开放初期,财政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建设财政”和“公共财政”,追求效率与增长,努力做大蛋糕。与市场化改革相适应,财政也从“建设财政”转向“公共财政”,财政向市场分权、向地方分权的改革,推动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构建。进入21世纪初期,“家贫国穷”的公共风险已基本消除了,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财政实力大大增强,财政也从“公共财政”转向了“现代财政”,将通过治理改革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提出要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建设法治财政、民生财政、稳固财政、阳光财政、效率财政,建立现代财政制度。

准确把握公共风险变化

在刘尚希看来,我国财政改革实质上都是遵循公共风险变化的逻辑而推进的,其变化的脉络是从“家贫国穷”的风险到“机会不均”的风险,再到全球公共风险,这也是我国主要公共风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刘尚希指出,改革开放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就在于我们找到了一条适合国情的独特发展道路,而财政改革之所以在国家改革开放与发展中发挥了基础性和突破性的作用,就在于比较准确地把握了公共风险的变化,从而适时地牵引和支撑了国家的改革开放与发展。

“梳理我国财税体制改革40年的基本脉络,可以得出如下启示,”高培勇指出,财税体制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是重大而关键的基。

江苏2017年计划压减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