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价格方面,山东部分钢厂1月5日0时起执行湿熄焦采购价格降100元/吨,降后准一湿熄焦2030元/吨,二级湿熄焦1950元/吨;干熄焦降100元/吨,降后准一干熄焦218

字体大小AaAa

董事长致辞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新进入者临工重机,已经成为了中国高空作业设备平台行业增长最快的公司。而与众能联合、华运金租的,无疑将让临工重机的这场奔袭,进一步加速。

2018年6月2日,临工重机与众能联合,以及华运金融租赁股份(简称:华运金租),在南京签署一系列协议。之5亿元授信的众能联合,此次与临工重机达成单笔2亿元的高空作业设备采购合作,刷新了中国高空作业平台行业单笔订单纪录。

临工重机董事长于孟生、众能联合ceo杨天利、华运金租总裁张明星、南京市雨花台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徐文进、雨花台区科技局局长程道伟、软件谷管委会财政国资局副局长吴莹,以及数十位来自金融领域的嘉宾,共同见证了三方达成合作,开启新的发展阶段。

“临工重机与众能联合、华运金租拥有共同的梦想、责任,三方强强联合,将为中国高空作业行业发展,贡献更大力量。”临工重机董事长于孟生表示。

据悉,三方合作将打造“厂商-金租-租赁商-终端客户”四位一体的租赁模式,在金融方案、行业、设备、配件、维修、培训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

在于孟生看来,这将成为一种可以复制的模式,推动整个行业实现更快的发展。“未来,能够帮助租赁商、制造商赢得市场的,已经不是产品或营销层面的竞争,而是‘模式’。好模式无疑会撬动行业发展。”于孟生认为。

事实上,以正确的模式,实现几何级数的增长,一直是临工重机的“拿手戏”。成立5年后,2017年临工3亿元,并有望在2018年挑战30亿元收入规模。其旗下多个的发展也同样迅猛。2012年进入矿用车领域的临工重机,凭借系统打造、精准对标和错位竞争,在3年内就成为国内销量第一、出口第一的制造商。

2015年才正式启动的高空作业平台业务,也同样如此。仅仅两年后,临工重机高空作业机械年销量就突破了3700台,从众多早早布局的国内外高空作业平台制造商手中,抢下了7%的市场份额,也成为了2017年中国市场最大的“黑马”。

这一势头延续到了2018年。1-5月,临工重机销量同比增长300%,增速远超行业平均水平。“按照目前的情况看,2018年销量在国内市场触顶,也并非没有可能。”临工重机高机营销公司总经理傅志国表示。2018年临工重机高空作业平台需求高企,使过去一段时间,傅志国需要在原有的市场拓展工作之外,分出相当的精力去工厂“催货”,这在过去两年是极少出现的。

虽然这样的“快跑”已经领先于行业,但与众能联合一道开启的新合作模式,让临工重机找到了一条“超车道”。

资本+产业资源+

让临工重机颇为看好的,是众能联合正在进行的一场,“互联网+业+金融”的路线。

过去1年,众能联合设备规模快速由500台扩充至4000台;在国内15个省建立了网点,基本覆盖了国内高空作业设备需求较大的区域市场;员工数量提升至230人。从机队规模、网络覆盖、力量配给等“硬指标”上看,众能联合都已稳坐中国高空作业平台租赁商10强之列。

但曾投身过挖掘机代理、挖机o2o电商平台、二手机金融等多个业务模式的众能联合ceo杨天利,对行业与公司发展路径,有着与众不同的看法。“仅从规模上。

8780,较上一交易日官